四川时时彩

首頁 > 專欄 > 正文

傅濤:環境產業最終將成為兩山產業

時間:2019-03-26 10:37

作者:傅濤

“環境產業就像一個偉大的傳奇。環境產業因為屬性利他而偉大,始終高調存在著,卻從未真實。”E20環境平臺董事長、首席合伙人,清華海峽研究院E20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兩山經濟》作者傅濤表示,需要重新認知環境產業。在“2019(第十七屆)水業戰略論壇”上,他帶來了“重新定義環境產業”的主題分享。

論壇上,傅濤也發布了最新著作《環境產業導論》,同時介紹了環境產業經歷的幾次發展浪潮和階段,并詳細分析了在新的產業背景下,企業的發展路徑在哪里。

以下為傅濤現場分享內容:

微信圖片_20190325093906.jpg

傅濤

2002年年底,原建設部發布了《關于加快市政公共行業市場化進程的意見》,總結了水業改革的經驗,明確了市場化的改革方向,終結了多年來市政公用設施是否能夠進行市場化的爭論。2003年,中國城市水業改革進入了市場化元年,其后的水業改革稱為水業市場化改革。也是2003年,水業戰略論壇開始舉辦,走過十七年,主題涵蓋了政策、金融、管理、技術、金融等關聯話題,最大可能的聚焦產業。與其他產業相比,環境產業的規則一直在變,正因為如此,連續十七年,水業戰略論壇的主題也在不斷變化,見證和推動了產業的發展。

傅濤介紹,截止目前,環境產業發展經歷了兩次大的次展浪潮,正在進入第三次浪潮:

第一次浪潮是特許經營下的BOT引領的。很多龍頭環境企業都借助這股浪潮發展起來,如北控水務、首創股份、光大等等。   

第二次浪潮是三大十條帶動的。繼氣十條后,2015年“水十條”發布,環境產業從點狀治理走向面向效果的時代。第二次浪潮的巨大助力是財政部和發改委主導的泛PPP的興起,大量的工程性項目上馬,伴隨PPP掀起了巨大的投資起伏。當然,這股助力來的快去的也快,也讓行業更明確的意識到,經營是本質,最長久的助力還是經營性的資產。

我們即將迎來生態文明背景下的第三次發展浪潮。

站在十字路口,環境產業的迷茫與困惑

1.jpg

傅濤指出,這個時間節點,水業其實正在歷史的十字路口,很多規則都在變化。站在十字路口,必須要正視諸多迷茫和困惑:

第一、單元市場的萎縮。我們會發現,很難再找到十萬噸以上的BOT水廠招標項目,大規模的垃圾焚燒項目也越來越少。傅濤強調,經過多年的發展,環境產業內好干的活都干完了,污水處理廠BOT、垃圾焚燒等領域已經十分火熱。

第二、成熟的市場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競爭階段。除了市場本身的成熟之外,由于很多行業不賺錢了,大量的企業也開始涌入環境產業撈金,帶來了市場競爭的激烈,毛利率越來越低。

第三、新增市場的風險。傅濤表示,大氣十條、水十條、土十條所覆蓋的領域,只有不到30%可直接計入了產業供給的范圍,未來很大一部分需求還在陸續釋放。但新釋放的絕大部分需求并非市場需求,還沒有清晰的財務支撐。如黑臭水體治理、地下水修復、土壤修復、區域性大氣治理等等。

第四、系統市場的困境。黑臭水體治理、海綿城市等話題,都是習近平總書記從感知的角度給出的定義。傅濤認為,這些市場都需要系統設計,需要與管理、產權,以及社會生態,甚至哲學等進行融合。系統推進,不可能僅僅依靠某個企業來完成。如果還習慣于在點上發力,就很難推動系統市場。

產生的困惑顯而易見。傅濤表示,目前的現狀是,領跑的大企業感覺增長乏力,感覺按原來的路徑已經走不通了。因此,我們發現2019年,大多數企業都調低了增長預期。

由于大企業的讓位,很多中小企業短期內獲得活力釋放,但問題也很嚴重。不僅融資難,創業創新的門檻也在明顯提高,創新難度更大了。企業想要從小做大的瓶頸已經十分嚴重。

需要認知產業背景的變化

傅濤認為,要解決這些困惑和迷茫,需要認真看懂產業所處的背景變化。

1553478314803608.png

中國是工業文明的得利者,我們用了三四十年的時間走完了西方二百多年才走完的工業化歷程。但工業文明正在向生態文明過渡,中國在骨子里是一個追求趕超的國家,到了現階段,我們已經需要走有自己特色的路。傅濤認為,這條路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大”就指明了,生態文明建設就是一條全新的適合中國的路。

工業文明時期,更強調簡單和規模化,希望盡可能的集中所有的水,然后進行治理。但到了生態文明時期,強調的更多是暢通、系統和循環。這也提示環境企業,想要后來居上,真正實現發展,已經不能按照過去的模式進行探索了,世界工廠粗放擴張的時代已經終結,這就需要我們在體制、機制上做調整和創新。

面臨這樣的大背景,很多企業會感到不適應。如果不從生態文明價值觀上真正改變發展邏輯,那么很多路徑都是行不通的。傅濤指出,中國經濟進入了發展換擋期,動力因素在發生深刻變革,這一輪換擋,其實很艱難,對于中國來講空檔期會很長。

如何度過空檔期?原來資本在產業內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但生態文明背景下,可能會有所不同。習近平總書記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給出了“兩山論”這一指導思路。以此為指引,傅濤帶領E20研究院做了三年多的研究,形成了《兩山經濟》一書。傅濤介紹,《兩山經濟》在去年正式出版,也在試圖回答如何更好的落地兩山論,實現少花錢、不花錢,甚至賺錢做生態環保。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553478395193399.png

傅濤也認為,目前的要素流轉速度在不斷下降。中國經濟過去三十多年都呈現了兩位數的增長。如果比喻我們有十個鍋,其實只有七個鍋有鍋蓋,經濟運轉快,大家都有蓋子,經濟下行后,就暴露了三個缺蓋子的鍋。傅濤表示,如同擊鼓傳花,一部分沒有蓋子的企業就會面臨嚴峻的考驗,甚至破產。

從水業本質出發,認知新水業、新服務

這些問題對水業會產生什么影響呢?傅濤認為,需要從認識水業本質開始思考。

城市水業是城市化和工業化的產物,沒有城市化的高速發展,沒有制造業大跨步的繁榮,就不會產生大量的環境企業。

傅濤認為,環境治理的真正主力軍和責任主體是地方政府和污染主體。這兩大責任主體構成了環境產業的甲方,在過去40多年中,這兩大甲方從來沒有穩定過,導致環境產業始終在搖擺之中。

而生態文明的變革比任何一次變革都猛烈,不僅僅結構在發生變化,金融資產管理、產權,甚至國際環境都在發生變化。

面對這種變革,我們也應該看到危機之中的積極方面。生態文明建設,自始至終都受到了國家的高度重視,污染防治也被放到三大攻堅戰之一。雖然很多聲音在討論,經濟下滑的背景下,生態文明的力度可能會放緩。但習近平總書記的一系列講話,一次又一次明確了,生態文明建設絲毫不會讓步。雖然政府大幅減稅,總體要過苦日子,但在水務領域中央轉移支付達300億,增加了45%的投入。

3月2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了增值稅減稅配套措施,決定延續部分已到期稅收優惠政策并對扶貧捐贈和污染防治第三方企業給予稅收優惠。   

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也表明了中央的決心,我們應該堅定的相信,并不斷發力和創新。

重新定義環境產業,找到價值奇點

當然,正如前面講到的,雖然需求很大,但真正轉化為市場的很少。傅濤強調,這就要求我們要重新定義環境產業,要重新思考自身的價值,重新構架水業的新供給。

曾經環境產業是在政府的田野上,做單元服務。而嚴監管的背景下,又在改變環境產業的需求和風險,如沈陽污泥事件,當地按照污水處理特許經營合同約定,將污泥運到政府指定的地方,而導致大部分污泥堆放在坑中,類似這種形式帶來的污泥處置責任的歸屬問題長期困擾了行業的發展。再如武漢污水事件,則影射了行業內又一熱點話題——進水超標導致出水超標的責任歸屬問題。其次,還有一直困擾行業的鄰避問題等等。

這樣的背景下,單元市場的邊界會不斷變化。原來只需要完成單點的治理目標,就完成了任務,但隨著政策的趨嚴,以及公眾對環境治理需求的提高,環境治理需求越來越綜合,政府很難非常清晰的切分各個板塊,單元要素驅動的時代已經結束,需要構建新供給。

傅濤認為,越是認知生態文明,越會認知到產業到底為誰服務。在生態文明之下,我們必須坦然的面對進水超標帶來的出水超標問題。必須坦然的接受,哪怕不是我們的責任,也必須與政府、工業企業一起認真的嘗試改變邊界。

水業將掀起第三次發展浪潮,迎接服務業特性的回歸。傅濤指出,水業進入精細服務的時代。中國水業飛速增長,初具規模,卻千瘡百孔。我們完成了從無到有,但服務水準差距太大,所以才會黑臭,才會內澇,才會屢治屢臭。

新水業新服務的背景下,環境產業首先將不再是成本中心,必須要成為價值中心,要深入到整個過程中。傅濤認為,一個有責任的環境企業,要界定法律責任的同時,也要主動為甲方分擔風險,分攤責任。不然很難持續發展,這是服務的本質。

其次,環境產業不再是代工廠,未來單元服務終結,就要求環境企業能主動對接綠色轉型,融入到城市化和工業化的進程中。

三是,不能再是雇傭軍,要做生態環境的主力軍。目前環境企業很大程度上像是地方政府的雇傭軍,憑借自己的專業化手段,在合同約定的范圍內,盡最大的努力,幫助地方政府和工業企業,完成治理目標。

四是,環境產業正走向系統服務的時代。毫無疑問,資本和服務的逐漸分離是一個大趨勢。現在這個時代,資本還是王牌之一,但已經不是唯一的王。

 “環境產業就像一個偉大的傳奇。環境產業因為屬性利他而偉大,始終高調存在著,卻從未真實。” 論壇現場,傅濤發布了最新著作《環境產業導論》,他介紹,十年前,就開始策劃這本書的寫作,但由于產業的規則一直在變,始終沒有定稿。經過數次易稿,終于敲定出版計劃。他笑言,已經到了必須要出版的時候了,再不出版,環境產業就要消失了。他認為,環境產業從城市化和工業化的成本中心而來,將向價值中心而終。環境產業產生于工業化和城市化,最終將融入生態文明的碧水藍天,成為兩山產業。

1553478481992742.png

《環境產業導論》的封面是一只鳳凰,傅濤表示,這個寓意是鳳凰涅磐,環境產業的逐步消失,其實是正在融入工業、融入城市、融入綠色發展、融入兩山經濟。從這個意義上講,《環境產業導論》更像是墓志銘。

傅濤表示,雖然爭議巨大,《環境產業導論》中仍然重新定義了環境產業。我們認為,環境產業是現代服務業的一部分,是為環境服務的責任主體提供可對價、可感知的環境效果專業服務,以及與上述服務強關聯和直接延伸的產業總和。

中國改革開放的前20年是環境產業的孕育期,2000年后才真正開啟環境產業的時代。傅濤認為,環境產業的發展歷程可以用四個時代來描述:

6.png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早期1.0時代稱之為環保產業,以“點”的治理服務為核心。后來進入2.0時代稱為環境產業,以“面”的服務為核心,但仍然是成本中心,是末端服務。進入3.0時代后,發展為綠色產業,不再是成本中心,走向價值中心,綠色產業的思路不是基于末端服務產生的,而是要進入全過程,為甲方提供綠色系統的解決方案,更加立體。

4.0時代,就是兩山產業,要將綠水青山做成金山銀山。這一時代,強調的是“跨時空”的循環增量服務。

明確了產業的發展歷程,也要了解目前我國的財稅收入增長在放緩,地方政府支付能力減弱。政府支付難題會進一步加劇,如何抓住機遇?傅濤在《兩山經濟》一書中,也試著回答了“兩山論”的落地路徑,他強調,環境產業要回歸價值中心。

面向新時代的商業出路,需要企業找到自己的價值奇點。即有效鏈接自然生態價值和社會生態價值的關鍵點。

在生態文明體系中,人類勞動創造的價值比起地球生態價值來說,比例很小。人類勞動更大的價值在于鏈接自然界中生態循環的價值增量。如諸葛亮借東風的故事,諸葛亮用生態鏈接的方式作戰,把自然元素納入了“經濟對價”。

傅濤認為,“兩山經濟”體系之下的價值源泉,在于自然循環、生態循環,也在于社會循環。他也提到百度搜索引擎的例子,網友既是提問者,也是回答者。靠勞動鏈接人與人之間的社會循環,產生巨大的價值。

未來是被鏈接,還是去鏈接,取決于是否占據了價值奇點。傅濤介紹,比如南寧這座城市,很多時候是經濟的末梢,一旦東盟激活,它可能成為廣義上中國連接東盟的“首都”。這就是所謂的價值奇點。

傅濤強調,環境產業天生就在價值奇點之上。未來的價值奇點需要共同打造,目前E20研究院已經在邯鄲、黃山、鄭州、上海等地,進行了探索和實踐。傅濤表示,希望與捕捉價值奇點的戰略伙伴聯手,與地方政府的責任進行銜接,也希望能更好地與長江大保護、粵港澳大灣區等國家戰略有效銜接。

一個產業如果不經歷發展的冬天,就不會成熟,也不可能形成更好的良性發展。艱難期伴隨著環境產業的發展和深化,也必將帶來新的爆發,中國環境產業的真正脊梁也會快速的成長起來。傅濤表示,要向中國水業人致敬。雖然成功很難,但一旦成功將是世界級的。在領跑者的世界里,想成為偉大,注定沒有對標。

1553504490308239.png

8.jpg


8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8人參與 | 0條評論
四川时时彩 福彩快三3技巧稳赚之 我乐时时彩计划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 彩票什么是单双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体彩排列三6码最大遗漏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夜客yekeAPP 极速快三大小技巧 全天pk10第十位计划